(古代.嫖皇帝七)

  萧晔回了会宁殿,左思右想,还是有些不放心。着,时不时地冒出来给自己添堵。

  朝中五个丞相,其中就分了三个派系。萧晔整日里看着他们带着门生故吏明争暗斗,还有一众不甘寂寞的勋贵,一堆想要出来找存在感的宗室。他皇帝做的越来越好,可也觉得日子越来越没有趣味。

  其实他做这个皇帝,也不过是为了那个人罢了。他知道叶萱希望自己做个明君,就竭尽全力地去治理这个国家。说他有多仁慈多宽和,那其实只是表象。不过是叶萱希望他如此,所以他遮掩掉自己的冷情与淡漠,将所有深沉的心机都藏在黑暗里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亥时二刻,萧晔终于从崇德殿里脱身出来。他只带着高成福一人,轻车熟路地就走到了玉英殿。

  叶萱没有睡,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,她放下手里的书册:“你来了。”他们两人都是聪明人,萧晔会来,叶萱也知道萧晔会来。“坐吧,九郎。”叶萱给萧晔倒了一杯茶,见萧晔黏黏糊糊地想过来抱自己,她也没有躲开。任由萧晔将下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,叶萱淡淡道,“九郎,你还想继续做这个官家吗”

  萧晔抬起头,他笑了笑:“是不是继续做,就不能再这样抱着你”

  叶萱没来由地生起一股怒气:“你既然知道,为何还要一错再错。我们俩是不可能的,如果你不想泥足深陷,继而身败名裂,就不要再来见我!”

  “我不想。”

  叶萱怔了怔:“什么”

  萧晔握住她的手,捏弄着她春葱似的纤细手指:“我说我不想。”他将叶萱的手抓到唇边吻了吻,语气轻描淡写,却透着一股难以违逆的执拗,“我只想要你,剩下的都可以不要。”

  (古代.嫖皇帝十三)

  叶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迷迷糊糊的,她就被萧晔给哄到了床上。原本打算彻底和他把话说清楚,那句表白之语却彻底搅乱了叶萱的心神。见叶萱傻呆呆地看着自己,萧晔在她额上吻了吻:“那里还疼吗”

  叶萱先是一愣,明白萧晔在说什么后,顿时闹了个大红脸。萧晔将她放在引枕上靠好,他轻轻将女子修长的双腿打开,继而将手伸向叶萱的亵裤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!”叶萱连忙把腿并拢,结果这一下正巧不巧,把萧晔的手给夹在了她腿心的柔嫩处。迎着萧晔似笑非笑的目光,叶萱真是把腿张开也不是,不张开也不是。

  萧晔见她的脸越来越红,咬着嘴唇不说话,知道自己不能逗弄得太过火。“乖。”他柔声道,“我看看伤口好了没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将叶萱的亵裤轻轻褪了下来。

  “我自己会看。”叶萱嘀咕着,到底没有挣脱开萧晔的手。

  柔嫩的花xue一露出来,萧晔的呼吸不自觉地就急促了起来。那里依然没有消肿,颤巍巍的小花珠从贝肉中探出头来,模样好不可怜。花唇闭合得很紧,萧晔拨开两瓣肥厚的唇肉,将手指伸了进去。

  叶萱浑身一僵,不由自主地露出害怕的神色:“不,不是说只看看伤口吗”

  萧晔见她这副模样,心里更是愧悔,都怪自己之前两次太过粗暴,看来叶萱已经对yunyu之事产生惧怕了。他忙将叶萱拥入怀中,一面轻柔地吻她,手指在huajing里慢慢揉按着:“乖,不疼的。待会要给你抹药,我那里太大了,不好好扩张你会受不了的。”

  叶萱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的,小嘴里不自觉地发出轻喘,有些迷蒙地想,这臭小子好不要脸,哪有自己夸自己那里……那里大的。不过,她想到男人那根让自己又怕又爱的yingong,粗硬的棒身,硕大的guitou,还有guitou上粗糙不平的棱角,每每刮过她娇嫩的花壁,就像是有一只小勾子在碾磨一样,让她的花xue又酥又麻,连连喷水。这么想着,xiao xue里果然吐出一口水来,将萧晔的手指全部打湿了。

  萧晔轻笑一声,在叶萱羞愤的目光中,将那根亮晶晶的手指含在嘴里舔了舔:“……甜的,好香。”叶萱只觉得浑身一软,哪里受得了这般撩拨,情不自禁地嘤咛出声,花xue里的yin液源源不断,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。

  萧晔见她动情,心中得意,再次把手指伸出去卖力地玩弄了起来。他手上不停,嘴里也不闲着。叶萱的小嘴里里外外被他吃了个遍,一条湿热的大舌在耳窝里极尽缠绵地舔舐着,叶萱快乐得几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。

  不行,再这么丢盔弃甲下去,自己就再也没有翻身之机了。叶萱喘着气,竭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:“九郎,你……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……嗯……这些,呃啊……下三滥的东西。”可惜她时不时地被萧晔吮吻着发出shenyin,小脸上一片潮红,眼瞳里水波盈盈的满是媚意,哪里能对萧晔有丁点震慑。

  叶萱心里确实不解,萧晔从小在她身边长大,十七岁上出宫开府后,身边也有叶萱派去照顾他的宫婢。他惯来洁身自好,不近女色,还在做王爷的时候自不必说,登基之后有朝臣上表劝他大婚,他也以手足罹祸,心中悲痛为由给拒绝了。没有皇后,没有后妃,身边连个近身伺候的年轻宫婢都没有。景宗以不好女色着称,可是和他清心寡欲的儿子比起来,那可真是够好色了。

  就是这么一个百分之百守身如玉的处男,怎么他撩拨自己的手段就这么老道。叶萱觉得非常不公平,同样在xingshi上毫无经验,自己却被萧晔吃的死死的。她堂堂太后,何曾有如此溃败的时候。

  萧晔咬着叶萱的唇厮磨:“娘娘,你难道不知男人在这件事上有无师自通的天赋吗。”他笑得叶萱心口发酥,两颊飞红,叶萱气不过伸腿踢他:“讨厌,不许笑!”

  “好,我不笑。”萧晔捉住叶萱踢过来的小脚,顺势将她的腿架在了胳膊上,“那你也要乖乖的不许挣扎。”滚烫的rou bang已经顶在了叶萱的花xue口,萧晔又叮嘱了一遍,“千万别乱动,我怕会伤到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叶萱咬着嘴唇,小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。熟悉的饱胀感再一次袭来,因为萧晔的动作非常轻柔,她惧怕的撕裂痛感并没有传来,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,xue里的媚肉很快湿润了起来,不住地抽缩着xishun粗大的棒身。

  “疼不疼”萧晔竭力压抑着猛烈choucha的冲动,在叶萱耳边粗重地chuanxi着。

  “嗯啊……不疼,就是好涨……”叶萱情不自禁地呢喃出声,“好大啊……进去的好深,会不会……我的肚子会不会被插破”

  这句无心的低语差点让萧晔克制不住,他猛地喘了一口气,咬牙切齿地在叶萱的小屁股上拍了一记:“老实点。”

  “我哪里不老实了。”叶萱不满地瞪着他,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嚣张了,以往在自己面前的恭敬有礼的模样到哪里去了。

  萧晔由着她耍小性子,叶萱身上的里衣早就被他脱了下来,他一手抓着高耸的xueru,舔吻从耳垂到胸脯,最后衔住小小的奶尖xishun起来。

  “说了只抹药的。”叶萱吃力地想把男人埋在自己胸前的头给推开,为什么抹着抹着就变成了耍流氓。

  萧晔一本正经地捏起那只红艳艳的小奶头:“娘娘这里也受伤了,你看,又红又肿,多可怜。”

  叶萱羞愤难当:“那里又不是受伤,明明是被你……”

  “被我什么”萧晔见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轻笑着又捏了捏小奶尖,“不说那我就接着疗伤了。”

  “你无耻!”叶萱憋了半晌,终于憋出了这三个字。萧晔明知故问,如果不是他总是在那里又咬又吸,自己的奶尖又怎么会红肿起来。可惜这种话叶萱是万万说不出口的,偏偏萧晔逗她逗上了瘾。他也不逼着叶萱说那些话,只是每每诱哄,叶萱一时不察,就会在不自知地情况下说出yin词浪语。

  活了二十几年,叶萱觉得这一晚上已经把自己一辈子的脸都丢光了,看着男人脸上那可恶的笑容,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话——这个无耻的禽兽到底是谁,还我乖巧可爱的九郎!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感谢购买此章打赏的小天使,挨个飞吻╭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腐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(快穿)吃肉之旅,(快穿)吃肉之旅最新章节,(快穿)吃肉之旅 数据中心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