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快穿)吃肉之旅 修仙.禁欲师父六

小说:(快穿)吃肉之旅 作者:红烧肉 更新时间:2022-08-16 02:09:35 源网站:数据中心
  此时,定住叶萱的神通已经被解开了,少女娇怯怯地抬起头,张开那两瓣水润的唇,将张衍的rou bang含了进去。

  她初时只是含进去了rou bang的头部,大如鸭蛋的guitou紧紧抵在叶萱的上颚上,那条香软的小舌被rou bang推挤着,只能胡乱在口中搅动。

  张衍腰眼一酥,巨大的快感几乎让他立时就射了出来。他猛地低喘一声,抬手捏住叶萱小巧的下巴:“阿萱,不要……不要含得那么紧。”

  这哪里是叶萱能控制的,他的rou bang那样大,而她的嘴巴又那样小。

  叶萱呜呜地呢喃着,下意识就用舌头去推张衍的rou bang,谁知一不小心舔到了guitou上的马眼,张衍胯下一麻,跪着的双腿就夹住了叶萱的小脸。原本裸露在外的大半rou bang也就势冲入了叶萱口中,粗粗长长的一根,直如烧红的烙铁般,烫得叶萱喉间发麻。

  少女的眸中瞬间就盈满了泪花,张衍忙将rou bang抽出来,扳着叶萱的小嘴左看右看,眼中满是心疼:“是为师孟浪了。”

  “师父。”叶萱却不依了,“不是说要给阿萱解毒吗,阿萱,阿萱要……”

  张衍的眸色一片深沉:“真的要”

  “嗯。”小姑娘羞答答地点点头,声音又轻又软,“师父的rou bang好好吃……”

  这倒不是叶萱说谎,张衍的rou bang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,反而带着他身上那股似草似木的清香。

  “小浑蛋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”张衍扬手在她娇嫩的臀上打了一下,“嗯”

  叶萱的花xue中顿时吐出一口晶亮的玉液,男人那声从喉间发出的“嗯”,简直像是猫爪子在她心上挠痒一样。“师父……”她娇娇地唤了一声,伸出小手握住张衍的yanju,“阿萱知道。”随即,重又将rou bang含入口中。

  这一次少女跪在张衍两腿之间,因而便没有之前那般吃力。她一点一点将那根粗硬的棒子吞了进去,香舌青涩又热情地在棒身上来回舔舐。一双小手也不闲着,仔细rounie着露在外面的那半截棒身。

  张衍微闭着双眼,一手扶着叶萱的小脑袋,喉中溢出声声低吟。他俊脸微红,面上满是qingyu之色,叶萱见状,不由愈发想讨好他,小心翼翼地将rou bang吞得更深了一点,小嘴儿开始滋滋的xishun起来。

  张衍的视线中,只见那娇美可爱的少女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的yanju,她神色迷醉,小嘴张得大大的,唇角不受控制地流出透明水渍,空气中弥散着几乎要将人融化的yinmi气息。

  巨大的快感刺激下,张衍情不自禁地按住叶萱的头,开始在她口中缓缓抽动。

  叶萱一面发出“唔唔嗯嗯”的低哼声,一面抓住张衍胯间那两颗鼓鼓囊囊的圆球,随着他choucha的节奏,轻柔地rounie起来。张衍choucha得越来越快,rou bang也顶得越来越深。到得后来,叶萱眼中已是泪光一片,只觉那根粗硬的rou bang几乎要将她的嘴巴顶穿。

  她小手扶在张衍腰间,张衍虽然并未脱去衣袍,但胯下那处还是裸露在外。叶萱紧紧地扣住张衍坚硬的大腿肌肉,可惜这点力度对张衍来说无异于挠痒痒,反而刺激得他愈发激烈。

  叶萱呜咽一声,报复性地扯住他黑浓的yingmao,狠狠扯下来几根。

  张衍面露难耐之色,咬牙切齿道:“小坏蛋,是不是要师父好好教训你。”

  “唔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”叶萱实在是受不住了,师父大人不是第一次吗,为什么这么猛,她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。

  张衍到底怜惜她,chuanxi着又在叶萱火热湿润的口中choucha了几十下,终于,粘稠的jing ye射在了她喉中。

  张衍的jing ye又多又浓,叶萱鼓着腮帮子,卖力吞咽了好几下,才将师父大人的元阳全部吞入了腹中。滚烫的液体一入喉,她就觉身体里暖洋洋的,下意识地吮了吮男人微微软掉的物事,叶萱张开小嘴,靠在张衍腿间大口chuanxi起来。

  张衍软掉的yanju在那一吮之间,又有了变硬的趋势。但他并未有多余的动作,只是将叶萱搂在怀中,大手放在少女的小腹上:“如何,可好受些了”

  叶萱点点头,师父的元阳果然有效,此时,她身上那股难耐的瘙痒已渐渐消失,显然是yin毒已解。

  “师父。”叶萱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,“阿萱好累。”

  张衍望向怀中的少女,只见她小脸酡红,香唇娇艳欲滴,一脸疲色地微微蜷起,的确是不堪恩泽了。不过……

  张衍将她小脸微微抬起,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怎么,解完毒就不要师父了”

  “要的。”叶萱娇声道,“下次嘛。”说完就去搂张衍的脖子,在他身上蹭来蹭去。

  张衍本想放过她,见她这番媚态,哪里还把持的住。他腿间的yanju早已昂然挺立,虽说今次乃是张衍的初次,但身为肉身脱凡的元婴真君,又怎么会像凡间的毛头小子那样不耐久战。

  张衍也不多话,由着叶萱在自己身上点火,一只手就开始解衣服。层层叠叠的衣袍落在榻上,露出他线条匀称的肌肉,光滑坚实的胸膛和劲廋有力的腰身。至于双腿间的那个大家伙,更是雄纠纠气昂昂,气焰嚣张。

  叶萱不由吞了吞口水,xiao xue又湿了。

  “还要不要”张衍将少女白皙的身子提起来,两条藕臂束在头顶,高大的身形在少女身上投下一片极具压迫力的阴影。

  “要”

  叶萱主动抬起小脑袋,对着那两片薄唇吻了下去。她先是将张衍的唇瓣密密舔吻了一遍,又伸出香舌,灵蛇般钻进男人口中。而张衍也不推拒,那条丁香小舌在他口中如鱼得水,轻而易举地撬开齿关,寻到张衍的舌头,开始在口中与其相互勾缠。小舌在大舌上滑来滑去,又勾着大舌的舌根,用力xishun。

  眼看小家伙得寸进尺,在张衍口中放肆扫荡,竟然还想将舌头伸到他喉间。张衍狠狠地勾住那条不安分的香舌,将其推回到叶萱口中,开始在少女的小嘴里如法炮制起来。

  两人忘情地拥吻着,叶萱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了张衍身上。肌肤紧贴着肌肤,呼吸轻闻着呼吸,少女胸前bainen嫩的小玉兔磨蹭着张衍的rutou,教他浑身战栗。

  他终于无法再忍耐,伸手摸了摸叶萱腿间,那里,也已经湿滑一片。

  “阿萱。”张衍哑声道,“过了今日,东阳洲人人就都会知道,你是我张衍的道侣。”

  修真界不时兴凡人那一套,但凡有修士结为道侣,只需通传门人弟子,宣告同道即可。张衍此言,便是要与叶萱结为夫妻了。

  叶萱羞红着小脸点点头,忽而又摇了摇头:“师父,会不会……会不会有人诟病于你。”

  张衍轻轻抚了抚她略有忧色的小脸:“不会有人敢多嘴。”

  他心中叹息,世间多流言蜚语,只是他们诋毁的多半会是叶萱,而不是他张真君。他不愿小徒弟受一点委屈,却更不愿放开她。若真有人敢多嘴,张衍眸中冷芒暗隐,必教那人身死道消!

  叶萱感觉到方才师父身上的气息冷了一冷,不由有些惶然地睁大眼睛:“师父……”

  张衍忙拥住她,在她胸前细细地吮吻着,又将火热的rou bang顶在了她腿心:“乖阿萱,快点让师父进去。”

  “那你,那你自己进去嘛……”少女的声音软得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  张衍却依旧逗弄着她,rou bang在叶萱shishilinlin的腿间顶蹭着,时不时顶开软腻的花瓣,硕大的guitou更是在充血红肿的花珠上磨来磨去。

  “师父!”叶萱真的委屈了,她正是情热难耐的时候,偏张衍额上满是细汗,显然也憋得狠了,却还是不紧不慢地折磨自己。这个闷骚的男人,就这么想要自己求他吗。

  哼,她小嘴一扁,你不来,我就自己去!她小手闪电般伸出,抓住那根热热的大rou bang,就往自己xue里塞去。

  两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shenyin,张衍是爽的,叶萱是痛的。

  心急的叶萱显然忘了,自己还是个年仅十四岁的处子,而师父的yanju又天赋惊人,张衍一直不插进去,除了要逗她,也是因为心疼她。

  少女眼泪汪汪地呜咽着:“师父,痛……”她xiao xue下意识地收缩,想将那根戳得她腿间剧痛的坏家伙挤出去。

  张衍怎能让叶萱如愿,他固然怜惜徒儿幼小,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

  “乖阿萱,莫怕。”张衍chuanxi着,竭力压抑自己想立刻冲进去的yuwang,“师父会轻一点,很快就不痛了。”

  话音未落,他便将少女细伶伶的双腿推得更开了一些,伸手抹了一把滑腻的花液涂在棒身上,随即一鼓作气,狠狠冲进了花xue之中。

  “啊!——”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叶萱抽搐起来,她拼命挣扎,一面哭一面含糊道,“师父大坏蛋!师父骗我,好痛……呜呜呜好痛……”

  张衍忙按住她胡乱扭动的身体,rou bang也停在甬道中静止不动。他心疼得恨不得将rou bang拔出来,却又舍不得少女紧致湿润的xiao xue中,那如同千万张小嘴xishun着自己的感觉。若不是他的自制力向来惊人,怕是立刻就要在xue中choucha起来。

  “不痛了……不痛了……”张衍亲吻着叶萱颊上的泪水,大手不停rounie着她的小奶儿,又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。

  片刻之后,那股快要将叶萱撕裂的痛感才渐渐消失。而张衍额上的汗水就像下雨一样,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,有的落在叶萱胸前,有的顺着男人修长的脖颈隐入了胯间。

  叶萱心中不由又酸又软,这个男人是真的怜惜她,宁愿自己憋到爆炸,也不愿伤到自己。她伸出胳膊,将张衍压向胸前:“师父,阿萱不痛了,你……动吧。”

  那根粗大的rou bang立刻动了起来,张衍并不敢马上放开速度,开始一点一点在甬道内细细研磨。殊不知这样的感觉才是最磨人的,叶萱很快就迷蒙起来。酥麻的快感顺着腿心传遍全身,小脸上绯红一片,口中咿咿呀呀地shenyin着:“嗯……师父,好痒……快一点……”

  张衍从善如流,choucha的速度开始加快,而叶萱的shenyin的逐渐变大。她仿佛一只小猫儿般在张衍耳边叫唤着,似哭泣又似chuanxi的声音几乎教张衍丧失了理智。

 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,两人交缠的腿间,yinshui扑哧扑哧飞溅个不停。男人的胯部狠狠撞在少女的花户上,routi的拍击声沉重又响亮。叶萱如同一艘载沉载浮的小船,似乎有一根坚硬的石柱在她的肚子里戳来顶去。她双腿无力地张开,垂在张衍不停耸动的腰侧。迷茫的视线中,只看到那根狰狞的肉柱整根拔出,又整根进入。肉柱根部两颗硕大的卵蛋拍在她的花缝上,直烫得叶萱一阵痉挛。

  “师父……不要了……嗯啊……不要了……好快……啊……好大……阿萱,阿萱受不住了……”少女小口微张,晶亮的银丝控制不住地从她唇边流出,润得唇瓣愈加娇艳。

  “你要的。”张衍狠狠咬住少女的耳垂,低喘的声音仿佛饿狼,哪还有初见时惊艳了叶萱的那把清润嗓子。

  “大……嗯……大坏蛋……”叶萱带着哭腔地唤道,谁知张衍反而动作得更狠了。

  他一面大开大阖地奋力驰骋,一面咬嚼着口中嫩嫩的玲珑耳垂,话音中是压抑不住的兴奋:“乖阿萱,再叫师父一声。”

  这个闷骚的biantai!

  叶萱咬着唇不叫,张衍双眉一轩,甬道中的rou bang调整角度,对着花xue中最敏感的那一点就顶了过去。

  “啊!——”骤然袭来的快感几乎教叶萱眼前发白,她双腿猛地绷直,随着张衍残酷又凶猛的顶弄崩溃般的jiaoyin着,“师父,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顶那里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叫不叫,嗯”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气定神闲,但又勾人到魅惑。

  “坏蛋……”叶萱妥协地哭了出来,而张衍又重重地顶在那点上,guitou在其上研磨了一圈,rou bang拔出,叶萱也抽搐着泄出了透明的液体。少女的腰背此时方才落回到床上,她仿佛飘在云端之中,只能怔怔地看着男人伸出手,将喷射在自己小腹上的花液抹在掌心,一点一点舔入了口中。

  “嗯……”她控制不住地又shenyin了一声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禁欲了几千年的男人,果然是百分之百的禽兽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所谓肉身脱凡的元婴真君,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师父大人想硬就硬,想软就软,想啪几次啪几次,想啪多久啪多久,绝不会出现哔尽人亡的惨剧,所以,鱼唇的凡人,颤抖吧【泥奏凯

  想不到四千字后师父还没射,心累,就让他继续硬着吧__

  在此统一感谢一下给作者君送珍珠和宝物的小天使,泥萌的热情我有好好感受哦么么哒

  同时希望小天使们踊跃留言,告诉我泥萌想看的cp和羞耻ply

  因为这篇文木有大纲,除了师父和预订要写的魔法师,剩下的脑洞还没决定好

  说不定泥萌的脑洞戳到作者君萌点,就会提前被实现,而且也可以我灵感嘛

  就酱,挨个飞吻╭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腐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(快穿)吃肉之旅,(快穿)吃肉之旅最新章节,(快穿)吃肉之旅 数据中心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